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79)

  只见数人合抱的巨树横倒在地,原本建在树上的屋子成了枝干下的瓦砾。村里一片凌乱,到处是倾覆的杂物,到处是扎脚的陶片。空中还弥漫着一股焦味,几栋房子连带着几棵大树被烧成了黑炭……
  “你没有事吧?卓格里斯他有没有对你……”迪莱多有些紧张地问道。
  奥拉摇了摇头,她又抿嘴露出一丝微笑表示自己无恙。
  迪莱多松了口气,而奥拉则愁闷地叹了口气。在遇到卓格里斯之前,她觉得自己的选择都是对的。她旁听了希尔瑞丝等人对卓格里斯的控诉,立到了夜莺这边。
  但问题是,正确和错误是基于前提得出的结论。当你站在不同的层面思考不同的问题时,前提便随之而变,本是正确的事情会变成谬误,而谬误则有可能变成真理。
  卓格里斯之前已经说了,哨箭似国而不是国,他们是个被黄金树林和维托斯联邦暂时搁置的问题。如果想得到他国承认,就得有足够的资本。可哨箭有什么呢?除了血齿蕈,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一个难以向外扩张,资源又极度匮乏的林中部族在短期内获得够多的资本?卓格里斯的所作所为,也许就是牺牲一部分弱者来保住全族的未来。这种做法和利瑞齐的招数何其相似?
  一想到巫师,奥拉的眼睛突然黯淡了一下。利瑞齐怎么利用死树林拖垮对手的事情,她已经从希尔瑞丝和其他人的嘴里听了个大概。简而言之,他的做法就是拿弱者的生命做诱饵,保住真正的实力并夺取胜利。
  回到卓格里斯的问题上,她好似挫败了一个疯子的野心,阻挠了夜莺惨遭并吞、村民为卓格里斯奴役的命运。可当哨箭的问题再度被黄金树林和维托斯联邦摆上台面时,这一族该拿什么对抗再遭驱逐的命运?
  卓格里斯说她被误导了,误导她的人实则站在黄金树林的一边。他说的误导者还能有谁?只能是利瑞齐了,毕竟这个巫师曾在黄金树林生活过一段时间,身边又时常跟着一个精灵。
  “利瑞齐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让黄金树林满意吗?”
  奥拉突然想起了被烈火吞噬的监狱,她记得村民们没有将利瑞齐带离那座建筑。她又抬头朝四周张望起来,只见晨光为村子镀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远处依稀可见监狱的残桓。
  “喂!你去哪儿?”
  奥拉飞奔起来,迪莱多则跟着喊道。两人绕过村里的树木和房屋,最后在广场旁的废墟立定——原本矗在这里的监狱已经烧塌了,但倒塌的木梁、残瓦还在冒烟。
  “滚开,别妨碍我!”
  忽然间,一声怒斥将奥拉和迪莱多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们循着声音绕到监狱的一侧,只见克罗斯猛地推开两个村民,冲入余烬未灭的建筑。
  透过残缺不全的外墙,奥拉和迪莱多看到克罗斯跪到了地上,他伸手去掰挡着地下入口的瓦砾和焦木,挖了几下,然后停下来呆望着自己的双手,过了片刻,他又更加拼命地掰挖了起来。
  “那人疯了吧,这房子还在冒烟啊……”两个村民小声嘀咕道。
  奥拉越过他俩来到克罗斯的身边,她一把拽起克罗斯的手臂查看他的双手,只见他的手指沾满了黑灰,一些地方已经烫红起泡了。
  克罗斯瞧见奥拉先是怔了一瞬,紧接着,他猛一使劲,抽回了双手。
  “为什么把利瑞齐留在里面?是你疏忽了,对吧?”他愤恨地问道。
  迪莱多见克罗斯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连忙伸手挡在了两人中间。
  “利瑞齐还在里面?咱们得先把他挖出来啊!我去叫人帮忙,你别再用手掰了!奥拉她不能说话,你也别为难她,她绝对不是故意把人丢着不管的姑娘。”
  说完,迪莱多转身便跑。克罗斯怔怔地瞧着迪莱多远去的背影,忽然苦笑了起来。
  迪莱多说的不假,奥拉不是个粗枝大叶的女人,但利瑞齐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之所以会被留下,一准是他自己的意思。
  “这个巫师啊!他就算不能动弹,也照样有本事操控他人吧?”克罗斯在心里感叹道。
  大约一个小时后,阻挡着下层入口的横梁被几个人使劲推开。克罗斯抢了一支火把,像疯了似的冲了下去。里面的空气糟透了,他不过跑了几步,火把就蓦地熄灭了。
  克罗斯感到自己的整颗心都随着光线的消失而沉落下去,他把心一横,干脆摸黑朝里面冲去。在跌跌撞撞地跑了十来步以后,他忽然看到一点极其微弱的光芒在前方闪耀,看似传闻中的巫术之火或法师的烛光术。
  他顺着那丝亮光又继续往前摸去,这一次,他终于触到了利瑞齐的身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