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89)

  这句“天冷得真快”说了不出一周时间,凌厉的寒风便卷吹尽了树上枯叶。又过了几天,冬日的第一场雪来临,哨箭丛林为白色装点,美不胜收。只是这美景也意味着饥饿和寒冷,而这美景还因一个人的失踪而让好些人冷彻心扉。

  希尔瑞丝不见了,她就像人间蒸发似的失去了音讯。巧的是,利瑞齐和克罗斯先一步离开了哨箭,俩人走得又快又急,令人猝不及防。

  此时,霍克正带着人顶风返回村子,细雪从灰蒙蒙的天空飘落下来,沾在他的黑发和斗篷上。他神色阴郁,只是一个劲儿的埋头赶路,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护卫则沉默无语地耷拉着脑袋。

  一行人尚未进入村子,星星点点的灯火便自前方亮起,而随着他们离村子越来越近,修建居所的锯木声和敲钉木板的咚咚声也传入他们的耳中。

  那些打算在天色全黑前再多赶点儿工的村民见有人归来,不禁停下了手上的活儿。待他们发现霍克一行垂头而返,好几个村民又都暗叹了一声。

  霍克遣散护卫往住所走去,在他快到屋子的时候,他听到了迪莱多跟人争执的声音。

  “你们他妈的说得跟亲眼看见似的!”迪莱多骂道。

  “那你说怎么回事?不是你那好兄弟干的还能是谁?”

  “我们这有人亲眼看见!”

  这通吵闹让霍克头疼欲裂。他抬头望天,天上正因为云层密布而不见半颗星辰,一如此刻扑朔迷离的局势。

  “为什么巫师离开得那么巧?”霍克不自觉地拽紧了拳头,如果利瑞齐在,他可以向这个断言了哨箭一族分裂、复合的巫师求条明路。

  “希尔瑞丝,你到底在哪儿?快回来啊!”

  霍克最后在心里默念了一声,接着,他疾步走向迪莱多,拽着他的后领将他朝后连拖了三步。

  “你们是闲得,还是蠢得在跟白痴吵架?”霍克松开迪莱多的衣领指着几个人破口大骂。

  “滚!滚!滚!”

  霍克朝前伸长脖子嘶吼出了最后一个“滚”字,那拖长的尾音几乎把他肺里的空气全挤了出来。他怒目圆瞪,模样令人发怵,几个村民都缩着头怏怏而退,而霍克的身体则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你冷了?”迪莱多见他抖得十分厉害,终于忍不住关心道。

  霍克摇了摇头。

  “那就是被我气到了。”

  “是天堂红的后遗症,没什么要紧的。”霍克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气就发抖,这样的蠢毛病他以前可没有,但打他沾了天堂红以后,一切就都变了。而现在,他虽然早已戒了毒物,可那令人羞耻的战栗却残留了下来。好在希尔瑞斯看不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霍克又深吸了口气缓了缓神,迪莱多忽然开口问道:“你不会也相信沃尔害了希尔瑞丝吧?”

  这个问题让霍克感到蠢透了,他一时未作答复,迪莱多却急了起来。

  “霍克,不管你信不信,沃尔绝对不会强迫别人。我跟他从小玩到大,他会耍滑头,会哄骗别人把他想要的东西乖乖奉上,但他从来不抢!比方说……”

  “够了!”霍克忍无可忍地吼道。

  “你不但是个白痴,还烦得要死。你有哪句话和希尔瑞丝在哪有关吗?没有的话,就闭嘴!”

  迪莱多看着霍克布有血丝的双眼瞪视着自己,哑口无言。

  两人又呆站了片刻,霍克一个转身向自己的住所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利亚德林的呼喊声从一侧传来。

  这声呼喊一下子定住了霍克的脚步,他回头跟迪莱多一起朝利亚德林瞧去,只见他频频招手,示意他们快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