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90)

  “怎么了?”迪莱多困惑道。
  “别废话,跟上来就是了。”
  两人随着利亚德林来到村镇大厅,又经由侧门进入了建筑。此时,一度被挪来安置病患的房子里黑黢黢地没有一丝亮光,利亚德林低声颂念了段咒文,一块光斑跟蒲公英似的飘向了前方。
  走在末尾的迪莱多见前面两人默不作声,心里突然有些忐忑不安。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干见不得光的事情。这个想法刚在他的脑海里萌生,利亚德林就叩响了一扇门。不一会儿,亮光透过门缝照着了他,只见奥拉正提着灯向他们点头。
  迪莱多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对这个脾气倔强的姑娘,他是彻底无话可说了。还能说什么呢?一次次的警告,甚至直接拽着她的胳膊叫她滚蛋,她最后做的决定也还是把自己和哨箭绑在一起。
  回想到入冬前的某个午后,奥拉突然找上门,明明白白地把要留下的决定写在地上,迪莱多就唏嘘不已。
  他走过奥拉的身边,有熟人的声音忽然从内室传出。只听那人语气急促地质问道:“你想想清楚,是我们的人攻击你?算了,你看到希尔瑞丝了吗?”
  迪莱多皱了皱眉头。
  “说这话的人是……沃尔?”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内室,只见霍克和利亚德林正立在一张床边,沃尔则背对着他看着坐在床上的一人,而那人居然是雷欧克!
  “他……他活着?”迪莱多指着雷欧克惊呼道。
  记得希尔瑞丝失踪的那天,陪同她到村外办事的几个护卫都遭遇了不测,就一个毛头小子跑了回来,还带回一个跟鬼扯无异的坏消息——希尔瑞丝被沃尔失手掐死了,为了把这事掩盖过去,沃尔摆平了几个护卫,打算把这笔账算在游隼的头上,而雷欧克就是不幸遇难的护卫之一。当时,他还上去探过雷欧克的脉搏和鼻息,可什么都感觉不到。
  迪莱多的话音刚落,霍克便厌烦地瞧了他一眼。利亚德林干脆连头也不回,他淡淡地说道:“村里可能有奸细,所以吾给这小鬼用了假死药。”
  顿了顿,利亚德林又对雷欧克问道:“对了,小鬼,你前面跟旁边的小子说了啥?吾真没听清。”
  “我,我说……”雷欧克的牙关发颤,只支支吾吾地吐出了几个字。
  “我代他说吧,他说动手要他们命的人,就是我们夜枭的人。”沃尔咬牙切齿道。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霍克又看向了沃尔。
  “有什么话好说?说白了,你就是问我有没有不顾她的意愿,对她动粗,还掐她的脖子然后失手杀了她,对吧?”
  沃尔嗤笑了一声,他从衣领里掏出一条串着挂坠的项链亮在了霍克的面前。那挂坠看似用鹿的胫骨雕刻而成,上面的花纹让人联想到精灵馈赠给哨箭一族的草编护符——雕在骨骼上的每片叶子都栩栩如生,只是变成了骨白色。
  “这东西是你姐姐亲手给我的,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我抢的。”沃尔说道。
  “不,我知道这东西是希尔瑞斯给你的。”霍克叹了口气。
  “我看见希尔瑞斯带回来的箭镞,我问过她这件事。”
  霍克的这句回答顿时让屋里鸦雀无声。站在众人身后的奥拉偷偷拽了下迪莱多的衣袖,又指了指那骨雕的草编护符。
  迪莱多起初对奥拉的举动有些费解,随后才意识到奥拉并不知道哨箭的婚俗。他小声地对奥拉说道:“这边男女交换箭镞和护符的意思,就是婚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