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93)

  克罗斯回忆那些天的经历,发现自己毫无所得。 精灵们似乎都认得利瑞齐,知道他会回来,可他们也跟利瑞齐一样不露心迹,甚至都不问他的来意。

  负责安顿他们的精灵个个都很客气,但那客气徒有形式。 几天来,他们就被晾在边上干等所谓的安排。对此,急着赶赴黄金树林的利瑞齐居然泰然处之,就像在跟精灵们比谁先沉不住气……

  “听迪莱多说,希尔瑞丝失踪了,怎么回事?”克罗斯开口问道。他决定不再探究利瑞齐为什么急赴黄金树林,而是先搞明白夜莺这边到底怎么了。

  “利瑞齐不会无缘无故地把我赶回这里吧?”克罗斯想到。

  打那场战斗结束后,他待利瑞齐一直小心翼翼的,除了一件事做得有点出格——那次奥拉找利瑞齐问去留,他故意摔上门,说巫师还在睡,而利瑞齐当时就用一阵猛咳拆穿了他的谎言。

  想到这儿,克罗斯有意无意地瞥了奥拉一眼,那姑娘和其他人一样正看着他,神情中透着一丝希冀。这些人不可能突然关心起他这个独眼,他们关心的应该是利瑞齐,或者说是有求于他。 是因为这个村子的女头领不见了吗?恐怕这事儿他爱莫能助。

  短暂的沉默后,沃尔说道:“有人不想看到我跟希尔瑞丝好。”

  克罗斯微微扬了扬眉毛,他转而看向沃尔,只听沃尔继续说道:“我们逮着一个游隼的奸细,可他死了。我边上的小子只知道有个鹰钩鼻攻击了他……我们是真的没辙了,才指望巫师……”

  “德拉比还是德里克?”沃尔的话尚未说全,两个人名就从克罗斯的齿缝里蹦了出来……

  深夜,众人似已入眠,然而克罗斯却叼着烟斗坐在床边。他轻触脸上已成空洞的那只眼睛,手心里全是汗水。

  就在刚才,他被噩梦惊醒,而直到此刻,他的脑海里都有一串画面在轮番快闪着,不是兰扎特临死前的一幕幕,就是沃尔他们谈到的事情。

  “像!这两件事太像了!”克罗斯想到。

  记得那一次,兰扎特突然不见了踪迹,大家都觉得他可能在村外采药耽搁久了,可事实上,没有人看到医师出村。而这回,希尔瑞丝的情况也十分相似。雷欧克觉得那女人是在村外失踪的,可这小子又压根儿没见着她。事实上,不止是雷欧克,几个说希尔瑞丝去了村外的家伙,全都没见着她,他们都被灌输了那女人出了村子的假话——沃尔带来一批物资,希尔瑞丝出去迎他了。

  “当初,兰扎特究竟在哪儿呢?”克罗斯皱着眉头回忆着。

  那一回,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想当然”所蒙蔽,当他终于在村子的仓库里找到医师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兰扎特的腹部被捅穿,身体几乎被血淋透。

  克罗斯几近崩溃地猛吸了一口烟,一阵眩晕感向他袭来,他又像放空脑子似的缓缓地吐出了烟雾。那令人压抑的过往改以一种温和、迷幻的方式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成型。

  他见到了兰扎特的最后一面。那时,医师还保有一丝意识,他横躺在一滩血泊中,一双已失焦距的眼睛转向他。他觉得兰扎特像在竭尽全力地等他找过来,好跟他说点什么,可他还没碰到兰扎特,一枚吹箭就打瞎了他的一只眼睛,而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兰扎特却失去了意识,他连只言片语都未给他留下就去了,让他空有恨意却无处宣泄。

  克罗斯突然跳了起来。兰扎特没能说出害他的人是谁,可他清楚地记得利瑞齐曾说过鹰钩鼻那父子俩和医师的死脱不开干系,为着这一句话,他曾刻意留心了这父子俩整整一天,但他什么也没有发现。现在,希尔瑞丝的身上又发生了雷同的事情,这无疑是有人在故技重施!是那父子俩干得吗?如果是的话,他们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克罗斯,我要你自个儿回夜莺那边。”

  记得在精灵的地盘上时,利瑞齐突然做了分开的决定。

  “为什么?我不想离开你。”他那时惊呆了。

  “你呆在这里就是在妨碍我,何况你有自己的使命,去那里你就会知道。”利瑞齐又给了他这么个回答。

  现在,他终于知道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利瑞齐果然不是无缘无故地赶他回夜莺的地盘。那年,他丢了一只眼睛学到了一课,而现在,利瑞齐要他去挖出那父子两留下的蛛丝马迹,去给医师报仇。

  想到这里,克罗斯再也坐不住了。他冲出屋子,跑去拍沃尔的房门,那门几乎是应声开启。随后,一张因为彻夜难眠而眼圈发黑的面孔探了出来。

  “是你?怎么了?”

  瞧见拍门的人居然是克罗斯,沃尔不禁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他还没来得及问克罗斯是什么来意,只听他开门见山地说道:“希尔瑞丝恐怕不是在村外丢的。”

  这话刚说完,沃尔就一脸焦急地掰住了他的双肩。

  “你知道怎么回事?”

  克罗斯摇了摇头。

  “我就是推测出来的,不过现在,你也只能选择信我了,对吧?找人带我们去这个村子的仓库。”

  本应宁静的夜晚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喧嚣,一扇又一扇屋门被拍响,前一刻各归住所的几个人几乎都聚到了仓库边。

  霍克喊来了负责看管仓库的护卫,两个迷糊的青年在催促声中推开了仓库的正门。他们将火把置于墙边的架子上,正嘀咕着这个地方都有好些时候没人来过了,可突然间,他们把还未说全的话吞进了肚子。

  “怎么了。”觉察到两人脸上的异色,霍克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接过奥拉递到手里的提灯,一边四处照耀一边问道。

  “这里少了一推车的东西……”一个护卫支支吾吾道。

  “是什么?”霍克又问,他回村子也就一段时间而已,看不出仓库有哪儿不对劲。

  “是……血齿蕈,晒干的,我们和卓格里斯闹翻以后,那车东西就留在仓库里,没人管了。”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