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96)

  “游隼这边发生内乱了?”希尔瑞丝还来不及消化那人带来的消息,就感到卓格里斯加重了脚上的力道。她抿紧嘴唇等待死亡来临,然而卓格里斯却突然收了脚。
  “辛苦诸位了,大伙应当得到犒赏,‘天堂’的大门会即刻为他们敞开,佳肴、侍女任他们享用。”
  卓格里斯的话音刚落,和摆设无异两位侍女就啜泣了起来,其中一人居然贴着墙根慢慢坐到了地上。卓格里斯一脸讥讽地瞥了那侍女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了希尔瑞丝的身上。
  “这女人也是战利品……”
  就在他给希尔瑞丝下达判决的同时,一场私刑正在夜枭村落上演。医师住所内,克罗斯瞧见德里克捂着肚皮直叫,一把提起了他的衣领。德里克尚未站稳便挨着一记迎面痛击,他被揍得鼻血横流,整个人在原地转了半圈,克罗斯按住他的后脑勺便朝桌面撞去,德里克的那副鹰钩鼻在两下又狠又快的撞击中折断,鼻血糊了一脸。
  克罗斯听着他杀猪似的哀嚎,终于停下了继续磕他脸的举动。
  “说。”他揪着德里克的头发,强迫他的脖颈后仰。
  德里克啜泣着答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啊,他走了那条小路,好把那女人送到卓格里斯的手里……”
  这话尚未说完,克罗斯又把他的面孔按到了桌上,这一回,整张桌子似乎都要被撞裂了,桌面在一通摇晃中碰到了边上的药柜,叠放在上面的瓶瓶罐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克罗斯拽起几乎昏迷的德里克,又照着他的肚子给了几拳。
  德里克这回再也站不住了,他整个人蜷到了地上,克罗斯则掏出一把猎刀,缓缓地蹲到了他的身边。随后,那把寒光闪闪的猎刀便在他的脸上磨蹭了起来。
  “知道吗?”克罗斯开口道。
  “你们父子俩的鹰钩鼻挺遭人嫌的,我替你削掉它,好吧?”
  德里克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不,不!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我们家……啊!”
  那把猎刀没有削掉德里克的鼻子,却扎扎实实地扎进了他的胳膊。只听克罗斯不无讽刺地说道:“你们家的人知道你在这儿?恐怕,他们都以为你去村外了。”
  他安慰似的拍了拍德里克的面颊,借此提醒这小子,他们用在兰扎特和希尔瑞丝身上的招术被反施到了他的身上。
  “当然,你还可以指望有谁碰巧跑来这里救你。不过,这地方空置太久了……这人去楼空的事情是谁搞出来的?”克罗斯一下拔出猎刀直刺德里克的眼睛。那刀刃在距离德里克的眼珠不足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说!”他加重了语气。
  “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要杀兰扎特?”
  一股尿骚味忽然在屋里弥漫,这臭味磨光了克罗斯的耐心,他举高了猎刀,跟着便要朝德里克的眼睛扎去。那寒光灿灿的刀刃让德里克发出了绝望的尖叫。
  就在这时,屋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面孔刮得不留胡茬的中年男人带头冲了进来,他一把捏住克罗斯的手腕,但饶是如此,德里克的一只眼睛仍被刀刃刺瞎了,他发狂似的在地上直滚,看起来性命无虞。
  克罗斯扭头望向那个阻止他动手报仇的男人。那人居然是被驱逐出村子许久的弗莱格。
  “弗莱格?”他喃喃道。他不是在德斯坦混到了卫队中尉一职吗?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就为了阻止自己给兰扎特复仇?
  “不值得,孩子,不值得。”弗莱格从克罗斯的手里慢慢拿走了武器。
  在他的身后,仰仗他人搀扶的年迈长老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冷清许久的屋子因为这些人的涌入而有了人气。有那么一瞬间,克罗斯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过去,兰扎特坐在屋子的里侧,耐心地询问某位村民的近况,其他人则占据着屋子的别处,聊他们的家常……
  克罗斯感到内心翻滚不止,可脸上却流露不出丝毫表情,只听长老说道:“孩子,你扎瞎他的一只眼睛真的够了,兰扎特肯定也不希望你为他背负罪责。”
  “你们……记得医师的名字?”克罗斯问道。
  “这是个傻问题,我们怎么可能遗忘他呢?”
  “他……”克罗斯一语凝噎,他跟兰扎特的一层关系为这个温暖的人带来很多麻烦,他一直以为兰扎特为人遗忘了,他的仇只有自己记得,只能自己去报。
  “把下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吧!”弗莱格插了一句话。众人的视线随即转向了差点被遗忘的德里克。
  “说吧,村里是怎么藏匿血齿薰,然后对外输送的。”弗莱格冲着被人扶起的德里克问道。
  不多时,弗莱格、长老和克罗斯便聚到了曾经关过霍克的监狱,弗莱格命人撬开已被填上的地洞,又带人进入地道寻找德里克提及的密道。那个用来存放血齿蕈的密室几乎被搬空了,但是弗莱格依然挖出了鹰钩鼻那家子的罪证。
  “你们不能这样!我们这也是为了村子好,不然,卓格里斯早就合着夜莺的那伙人找我们麻烦了!”在被投入监狱前,德里克大声叫嚣道。
  克罗斯冷眼看着这最后的闹剧,正要转身离开,弗莱格却突然拉住他将一封泛黄残缺的信件塞入他的手中。
  “这是什么?我看不懂。”克罗斯拎起信纸的一角问道。
  弗莱格皱了皱眉头。
  “这是我们从下面带上来的,是兰扎特写给巫师的信,谈得是你的事。”
  克罗斯愣住了,他双手捧着信纸看向弗莱格。
  “我不识字……能不能?”
  【利瑞齐,又来麻烦你出主意了。我已经知道是谁在村子里捣鼓毒物,我准备跟他们摊牌,但我又有些不好的预感……我十分担心克罗斯,十分担心他……我……】
  “没了,就这些内容。”弗莱格叹了口气道。
  此时此刻,克罗斯终于明白利瑞齐为什么找上了自己。他看着信纸上的一笔一画,再度失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