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97)

  推算出希尔瑞丝被掳往游隼那边,奥拉等人忙随着霍克朝游隼地界而去。此时,天上仍不住地落雪,片片雪花在一行人的外衣上沾了一层。

  迪莱多伸手弹落睫毛上的雪珠,再次抬头看向前方,顶风走在队伍最前的沃尔似乎在嘀咕什么,迪莱多不用细听,就知道他一定在替那个希尔瑞丝做祈祷。

  说实在话,他不太理解沃尔的感情,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似乎不该发生在这个家伙的身上。他明明油滑世故,不像个会为女人拼命的家伙,可现实总会在你认为一成不变的时候来个意外,就像天真如他的混账,竟在危机来临时,舍弃阿曼达独善其身。

  迪莱多叹了口气。这一路上,沃尔一直在给众人打气,他说卓格里斯没有必要对希尔瑞丝下手。大伙儿除了应声说“对”以外,只能无言以对。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希尔瑞丝极有可能遭遇不测,毕竟那里是‘天堂’……

  而一想到“天堂”,迪莱多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记得还在德斯坦的时候,他曾对奥拉说过这么一句话:

  “天堂吗……当然是说一个地方,那可真是个别出心裁的好地方。”

  难道他那时的无心之言一语成谶了?说起来,这句话也不算反话,特别是当你以男性的身份受邀来至那个花园、那座宫殿时,那仿佛取用不尽的美味,任人抚触的柔软躯体,再加上一点药一点酒,足以让人产生触及天堂的错觉。但要是你看透了是什么支撑着“天堂”,那狂喜恐怕会立即转变为恐慌。

  奥拉真的会跟着他们见识到那个别出心裁的地方?

  迪莱多想到这里,忍不住扭头朝身旁看去。在他的身侧,奥拉正拽着外衣的领口,但那件过大的斗篷却不服管束地在暮色中狂舞,犹如一面硕大的黑旗。

  “倔!倔!”看着在衣帽的衬托下尤显娇小的身影,迪莱多的心都凉了。他劝说过奥拉,担着再吃耳光的风险苦口婆心地劝她别去,或至少和利亚德林一起留守村子,可这姑娘怎么说的?

  希尔瑞丝和她有血缘关系。真他妈的活见鬼了,他们是什么时候攀上亲戚的?

  迪莱多有些气馁地别过了头,走在他前面的霍克忽然放慢了脚步,沃尔则回头对众人打了个就近隐蔽的手势。他愣了一下,奥拉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拖到了一棵树后。

  两人一时靠得极近,黑暗中,迪莱多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一股极淡的月桂香,他惊觉自己有些心猿意马,忙朝旁边挪了挪。奥拉看了他一眼,随后伸手指向了前方。只见为夜色笼罩的树林里似有人影晃动,过了一会,前方依稀传来人声,有两个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跟前。

  沃尔吹了声口哨,拦在了那两人的前面,霍克则堵住了他们的退路。两个家伙见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立刻抽出武器,可令人诧异的是,他们中的一人居然是个连刀也不会握的女性,她双手紧捏短刀,举止畏畏缩缩,另一人则不待沃尔开口说话便挺剑强攻。

  刀刃相击的脆响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沃尔完全没料到对手竟放弃谈判,直接动手。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只能用刀脊硬接对手一招。那又快又猛的落剑直把他的虎口震得发麻。尚未离开藏匿处的迪莱多并不知道沃尔踢到了铁板,他只瞧见沃尔仓促地往后跳了一大步,而对手则一个挺剑刺向了他的腹部。这挥剑猛劈,接踏步上前挑刺敌人的狠招,让迪莱多感到异常眼熟,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何时会过这样的敌人,只听沃尔在情急之下喊道:“是卓格里的斯副手!”接着就又被那人逼得连退了三步。

  原先堵在两人身后的霍克见沃尔不敌对手,忍不住切齿咒骂了一句,他越过那个女人,开始配合沃尔包夹强敌。直到他一刀带着对手的大腿,那女人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该有所行动。她趁霍克一时不备,握着短刀就朝霍克的后心扎去。

  “当心!”

  眼见那把短刀就要刺中霍克,迪莱多在情急之下发出了一声惊呼,而在他喊出“当心”的同一刻,一支箭便从极其刁钻的角度从他的身边擦过,一下子击飞了女人手里的短刀。

  惊魂甫定的霍克转身就给袭击他的女人一记耳光,那女人被抽得摔倒在地,霍克对她唾了口唾沫,又转头对付另一个人。那人其实已是强弩之末,他没能避开霍克从身后踹来的一脚,结果被霍克一下踢中腿窝,整个人随即跌倒在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