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100)

  沿着溪流前行的六个人终于在丘地下方找到了一个山洞。不过与其称它为山洞,倒不如说这是神明恣意挥斧在岩壁上劈出的裂隙。这山洞的洞口极其狭窄,仅能供一人侧身进入,众人背顶着洞壁挪动了数十米才来到一个可以转身、屈膝的地方。在火把的照耀下,一架通向高处的悬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梯子通到哪儿?”沃尔努力抬起胳膊,好让手中的火把照到更高处,他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听起来清冷至极,众人的视线则随着火光又朝上挪了几寸。
  只见眼前的梯子仅通往一处天然平台,再往上还有悬梯架到更高处,而洞穴的顶端仍在光线之外。知道除了蹬上梯子,绝无他法看清头顶有什么东西,沃尔随即放弃了继续朝洞顶打光的主意,他转身瞧向葛瑞特,火把的光芒转而照亮了身后。
  此刻,葛瑞特正搭着迪莱多的肩膀勉强维持站立,火光将他双颊上的汗珠映得油亮十足,他眯起双眼答道:“上面是地道,你要问得是它对应城堡的哪一截吧?”
  这句话让迪莱多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我们已经在‘天堂’下面了?”他插言道。
  葛瑞特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们应该在城堡的围墙下面。”
  他忽然松开挂在迪莱多颈后的左手,又猛地扑向了梯子的一侧。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霍克不由自主地摸出了身边的武器,阿曼达见状,忙拦到了两人之间。只听“铛锒”一声,一道铁闸突然从霍克等人的背后落下,堵死了只能供人侧身进退的通道。葛瑞特瞧着尚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众人,忽然哂笑着丢掉了手里的一块楔子。
  “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他斜靠在梯子上仰望高处的那片黑暗。这副举动就像往滚油里滴水似的激起了连串反应。
  原本挡在葛瑞特身前的阿曼达转而扑向了铁闸,霍克一个踏步上来就揪起了葛瑞特的衣领,迪莱多见情势不妙,忙拽住了霍克持刀的右手,而沃尔和奥拉则有些震惊地立了在原地。
  “放手,白痴!”霍克瞪了迪莱多一眼又转头看向了葛瑞特。那个被他揪住衣领的男人正瞧着他发笑,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簇簇疯狂的火苗,这模样一下子就让霍克联想到了卓格里斯。
  这时,阿曼达又拍着铁闸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抬不上去!被堵死了!我们退不出去了!”
  这话跟火上浇油似的让霍克的怒气喷涌而出,他一边从迪莱多的手里夺刀,一边咬牙切齿道:“我要宰了他!”
  “这他妈的管用?行!我这就松手,看你宰了他能不能打开退路。”迪莱多松手骂道。
  “不过别忘了,我们都还没见着希尔瑞丝呢!现在就考虑退路是不是太早了?”
  霍克在这番质问下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手里的刀,看了眼不知死活的葛瑞特,忽然伸手把葛瑞特朝石壁上重重地推了一把,接着转身走向了铁闸。
  两度阻挠他的阿曼达此刻失神地坐在地上,霍克厌恶地瞥了这女人一眼,随后抓住铁栅不死心地摇了摇,可那铁闸纹丝不动。一束火光从他的背后打来,只听沃尔问道:“怎么样?”
  “没辙。”霍克恼怒地踹了铁闸一脚。
  “也好,那样我们也就不用再做别的考虑了。”沃尔苦笑道。
  这句话让阿曼达认命地嗤笑了两声,奥拉则跟着暗叹了一口气。她见没人上前关心阿曼达,正考虑着是不是过去扶她起来,却意外瞥见沃尔的脸上挂着松了口气的表情。
  “他在想什么?”奥拉不自觉地抿紧了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沃尔有些反常,说白了就是有些反应迟钝,问题在于,她同沃尔谈不上有多熟,这种感觉也许只是一时的错觉。而现在,他又好像恢复过来了。
  “反正只有一条道了,总之我们先上去吧。”沃尔望着梯子吁了口气。
  他的话音刚落,葛瑞特又发出了一阵低笑。
  “说得不错,不过……”葛瑞特指了指自己带伤的肩膀和勉强支住身体的伤腿说道:“恐怕我爬不上这该死的梯子……”
  一段时间后,众人终于看到了葛瑞特所说的地道。最先爬上悬梯的沃尔等人,见背负葛瑞特的迪莱多总算抵达梯子的顶端,忙把葛瑞特拽了上去。背上一轻的迪莱多一时挂在了梯子的边缘。
  奥拉看见迪莱多撅起嘴巴,一脸委屈,不禁笑叹着向他伸出了双手。就在她伸手拽住迪莱多的那瞬间,原本“垂头丧气”的迪莱多的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微微张大嘴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奥拉又在手臂上加了一把力,迪莱多仓促地笑了笑,便龇牙咧嘴地开始爬他的最后的几格台阶,而那抹充满感激,如流星般一闪而逝的微笑恰巧被阿曼达瞧见,她像被触动似的定定地站着。
  迪莱多终于爬上了悬梯。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一边恢复体力一边环视起了四周。
  “这地方……”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他们所处的地道似乎是夯土层,也就是城堡的地基处。问题是,这地道看似只靠大量的木料支撑着顶部,要是有心人在这边放把大火,上面的城堡没准会垮塌一截。想到这里,迪莱多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向其他人瞧去,想透过其他人的神色来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准确。可没有一个人如他这样神情紧张。不过这也不奇怪,这里有几个人当过勤务兵,知道这当中的事情?
  “怎么了?”沃尔问道。
  迪莱多没有回答沃尔的问话,他挪到葛瑞特的身边,试探着问道:“他跟你有什么仇,你要让他万劫不复吗?”
  靠在墙边的葛瑞特抽动肩膀笑了两下。
  “迪莱多,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