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106)

  又有一批人马赶到,他们沿途检查了过道上的每个房间,最后有人出列同卓格里斯低声说了句话,而那句话让卓格里斯收了一脸戏谑之色。

  “另外两个人在哪?”他缓缓问道。

  阿曼达一时怔住了,她神色仓皇地看向迪莱多,那双含泪的眼睛牢牢地锁着迪莱多的目光,祈求垂怜。

  迪莱多闭上了眼睛,又别开头避开了注视。不一会儿,他听到阿曼达颤声道:“他们在一起的!不会走远,相信我……”

  “请相信我!”她又强调了一遍。

  迪莱多的眉头皱了起来。

  “阿曼达说错话了。”他想到。

  背叛和欺骗就像如影随形的兄弟,这话说服不了卓格里斯,只会让他感到乏味。

  果不其然,卓格里斯连话也没有说就对部从打了个手势,跟着,阿曼达便被推撞了过来。

  迪莱多任阿曼达撑着自己的胳膊站起身,看着她大惑不解地望向卓格里斯,心里只剩怜悯。只听一阵弓弦绷紧的声音从前后两头传来,堵截众人的两队人马把弓张到了极致,只待卓格里斯给个信号,就会把四个人射成刺猬。

  沃尔见状把尚未苏醒的希尔瑞丝抱得更紧了点儿、霍克拽起了拳头,而阿曼达似乎彻底崩溃了。她试图转身重回刚才的位置,好跟迪莱多他们撇清关系,侥幸活命。

  看到她迈出了徒劳的一步,迪莱多一下子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拖了回来。他不顾阿曼达的踢打抵抗,硬是把她搂进怀里,接着他转了个身,用自己的背脊迎着那些箭,把阿曼达藏在了里面。

  卓格里斯突然挥手让人收起了弓箭。

  “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迪莱多。”

  他踱步来到迪莱多的身边,又问道:“你是想袒护这个出卖你的女人?还是想拖着她给你陪葬?”

  迪莱多皱着眉头朝卓格里斯瞪了过去,他把阿曼达护得更牢了点儿,这略显幼稚的动作把卓格里斯逗乐了。

  “不过换作是我,我倒是会看着这个女人自寻死路。”

  缩在迪莱多怀里的阿曼达似乎意识到刚才只差一步便是悬崖,她绞着迪莱多的前襟发出了轻微的唔咽声。

  “把他们关起来。”卓格里斯瞥了她一眼,继而下令道。

  这声命令让众人坠出“天堂”,落进了三面砌石的囚室。那囚室仅有扇狭小的气窗开在高不可及的地方,窗口下面因为偶有雨水润泽而生了一层青苔,看起来倒也有些生机勃勃。可他们的生机又在哪儿?

  迪莱多愁闷地将视线转向身边的同伴,只见霍克正抓着铁栅瞪着外面,阿曼达则缩到了囚室最靠里的角落里。忽然间,他听到有人发出轻微的咳嗽声,是躺在茅草上的希尔瑞丝终于醒了,一直蹲在一旁的沃尔立刻抓起了她的手。

  希尔瑞丝似乎仍有些迷惘,她瞧着沃尔蓦地合上眼睛然后睁开,接着又飞快地合上眼睛再睁开。沃尔一脸微笑地看着她,轻轻地揉捏她的手心和手背。

  “为什么过来送死?”希尔瑞丝终于发出了微弱的质问。

  沃尔瞧着她因为焦急而稍现红润的面色,只是一个劲儿地笑。

  “他们怎么办?为什么这么草率?”希尔瑞丝又催问道。

  沃尔强装出来的笑容终于被垂落的嘴角破坏殆尽。他干脆放弃伪装,用发颤的声音回答道:“一点儿都不草率,我考虑了很久才想通,他们要的就是个能为家族谋利的人,没有我可以再换一个。”

  “你在发傻!”希尔瑞丝责骂道,她的眼睛好像一下子气红了。

  “你跑来这儿能捞到什么?你就猜不到我会被怎么?我,我想……”

  她合上发红的双眼说道:“死……”

  那个死字好似把沃尔彻底击溃了,他牢牢地抓着希尔瑞丝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则使劲地掐自己的鼻梁。

  “我把期望一降再降,你不能让我血本无归……”沃尔用哽咽的声音祈求道。

  “所以你就要让我陪你耗到临终时刻?”希尔瑞丝睁开眼睛怒视着沃尔。

  “你就是个混蛋!”她骂道。

  “对!”

  “你也是个白痴!”

  “一直都是!”沃尔点头“认罪”。

  迪莱多看到刚刚还在争执的两个人突然相对无言,只觉得心里乱成一团。

  “他们不该这样的。”他想到。

  他们都是有主意、有本事的人,不该陷入绝望,一定有什么办法,一定有。

  “奥拉……”迪莱多轻轻念叨起了这个名字。

  那个敢替他格开英普伦斯的斧子、顶着压力在村子里点火护住大伙的姑娘。那个他拼命赶也赶不走的白麻雀,这次也能指望她吗?

  不管能不能指望这窄小的肩膀担起重担,她至少是希望所在,而这里的人需要希望!

  “奥拉一定在想办法救我们!”迪莱多对几个同伴喊道。

  他的这句话让囚室里静了一瞬,接着,希尔瑞丝又是一阵猛咳。

  “你们怎么把奥拉也搭进来了?一群白痴!”

  几乎在希尔瑞丝骂声刚歇的时候,众人便听到牢房外传来了兵戈相击的声响。

  迪莱多一下子冲到了囚室边,他像霍克那样抓着铁栅拼命地朝外张望,其他人也都纷纷转头看向了同一处,可惜有道门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众人除了能听到些令人不安的动静,什么也看不到。

  又过了一段时间,牢房外的动静渐歇,只有低微的哀号和脚步声断断续续地传来。这情形让迪莱多皱起了眉头。

  凭刚才的动静,他猜外面肯定发生了一场恶战。问题是,此刻在牢房外转悠的家伙好像不是奥拉,那姑娘的气息没有那么重。难道奥拉为了营救大伙受了伤?被俘虏了?遭遇了不测?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霍克在一旁问道。

  “不知道。”迪莱多摇了摇头。

  “你说过她在想办法救我们!外面除了她还能有谁?”

  “我……不知道。”迪莱多嗫嚅道。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一双瞪圆的眼睛里满身担忧之色。

  他的话音刚落,牢房的大门被人一把拉开,只见几个护卫把个奄奄一息的人丢进了另一间囚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