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二卷(114)

  在一处上风口的坡地,先行离开精灵宝库的巫师正向西方眺望。冬日的寒风将他的长袍吹得沙沙作响,细雪沾满了他的须发,他眯起双眼,岿然不动。

  在巫师身侧,同样穿着长袍的一个年轻人则耸着肩膀不停地搓手。他的视线在巫师和其眺望的方向来回游移,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大人,您何必……”

  这话还未说完,巫师便挥手摆了个不必再说的动作。

  “我们努力多时都不曾令双翼龙有复兴的征兆,这一切得亏我主到来才有了转机,而他要那个人——预言者。”

  一阵沉默后,那巫师忽然叹了口气道:“你有什么疑问不妨直言,这里没有外人。”

  说着,他再度瞧向了远处的树林,而那青年则在踌躇一番后,低声问道:“我们在这里做的一切,真的就是为了一个预言者?为了把他逼出幕后?让他现身?”

  “我们脚踩的这片土地自然意义重大,但它仍是个砝码,是可以让步的东西,而预言者不容闪失。”

  “那是因为‘我主’的命令?”年轻人不认同地摇了摇头。

  “导师!抱歉,请允许我用私下里的称呼。您可能不太接触其他人带的学生。也不知道大家在私底下是怎么评价‘我主’的……”

  “他们是怎么说的?”巫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他那灰色的眼瞳仿若一汪死水。

  “他们说那人来历不明,也看不透他的意图,他们谈到消亡许久的敌法团——珊斯……”年轻人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参与了那些讨论?”巫师突然插言道。

  “不!我没有,您说过言多必失,而且他们知道我是您的学生……他们有点……排挤我……”年轻人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

  “不必在意这些小事……嗯,他来了。”

  就在巫师话音刚落的一刻,西南方的树林里传来了人声,久候多时的斯塔黎人纷纷将武器对准了那个方向。不多时,一个身着黑色巫袍,看年纪不过十五岁上下的身影出现在了人前。

  来的人正是利瑞齐。他的脸色苍白,一路走来的时候还伴着阵阵轻咳,可面对指向自己的武器,他却视若无睹。

  “他是预言者?看起来真小……”

  巫师的学生十分诧异地嘀咕了一句,下面则有人高声问道:“你是利瑞齐·伏泰尔吗?”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利瑞齐的回应,他推开挡在面前的一柄短剑,又朝矮坡走去。几个被彻底忽略的斯塔黎人先是一怔,随后恼怒地举高了武器。蓦地,利瑞齐停下了脚步,围在他四周的斯塔黎人下意识地顿住了步子,而原本站在矮坡上的巫师则缓缓走了过来。

  “预言者利瑞齐,听说你不屑同凡夫俗子交谈,凡做预言必由他人代言,不过现在怎么没看到你的代言者?”巫师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浅笑。

  “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们斯塔黎人该染指的地方。”利瑞齐用嘶哑的嗓子说道。

  这话让巫师眯起了双眼,他静立了片刻,随后回应道:“那恐怕不行,这里的人需要帮助,我们也是按照盟友间的协议办事,而信守承诺是个美德。”

  顿了顿,巫师话锋一转道:“但要是能得到预言者全心全意的效忠,那么一切都有商量的余地。”

  说着,他朝身后点了点头。不一会儿,有人托着个盘子走了过来,那盘子上盛着黑水晶质地、状似龙爪的一个杯子 ,而那杯子上则搁着柄仪式匕首。

  “将血滴入这杯子。”巫师用诱哄的声音低语道。

  利瑞齐瞥了那杯子一眼,随后将视线落向了远处。只见数个沦为俘虏的村民正不知所措地瞧着他这边。他们原本会成为村落复苏的希望,眼下却只能受人摆布,而在这些人的头顶,几面绘有双翼龙的旗帜在风中舞动着。

  利瑞齐又将视线移回到杯子上,那形似龙爪的杯子好似也发出了诱哄的低鸣。神情恍惚中,他一把抓起杯子上的匕首朝左掌割去,而他面前的巫师则伸长了脖子,紧盯着空无一物的“龙爪”。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仪式。

  “大人!”

  一个人跑边喊道:“精灵宝库坍塌了!几个下士和那个藏匿者都埋在了里面!”

  这句话让利瑞齐的动作顿住了,巫师见状立刻抓住他的右腕,又带着那柄匕首割破了他的掌心。然而还未等沾染在匕首锋刃上的血滴落入杯内,一支箭便飞向了巫师侧面。

  惊觉有异的巫师蓦地推了随从一把,只听一阵碎裂声响起,那盛在盘内的水晶杯已被箭矢击落在地,摔成了碎片。

  这措不及防的变故把斯塔黎人吓了一跳,数个人立刻举起盾牌将巫师护在了中间,还有几个人则伸手抓向了利瑞齐。

  利瑞齐一连后退了好几步,那些试图抓他的家伙还没沾着他的衣角,便被箭矢放倒在地。紧接着,嘹亮的哨音便在附近响起,被俘的村民纷纷获救,斯塔黎人反而被包围了起来。那些包夹他们的对手不仅有哨箭,还有南艾芬族的精灵。

  “你……”巫师惊怒地指向了利瑞齐,他转头看到自己的学生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一时说不出话来,而其他斯塔黎人则瞧着围拢上来的两拨人马,大惑不解。

  “你们的巫师被暂时封禁了巫术,离开这里,别做妄想了。”从后面跑上来的克罗斯替利瑞齐解答道。他看着利瑞齐仍在滴血的左手,只感到胸口阵阵发堵。

  这时,巫师又发话了。

  “你的模样让人大意,预言者……但是要让我们背弃盟约,离开这里,怕是没那么简单。”

  “盟约?”精灵那头忽然传来了不屑的嗤笑。

  克罗斯循声望了过去,只见碎星箭正立在那些精灵的最前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