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夜莺之啼完篇感言》

【以下涉及严重剧透,请选择观赏】


  第一卷初版结束时,我曾在贴吧里写了个完结感言。而这是第二卷的完篇感言。我个人认为当你完成一个故事的时候,即便你是作者,也未必能诠释作品。此时此刻,我是站在一个作者和读者皆有的角度来看整个故事的。

  和第一卷相同,本篇同样有不少异端。比如边缘社会——哨箭,比如女主角奥拉(她从主流社会进入这个边缘社会),但我个人认为,故事里最异端的人物其实是“迪莱多”。可以说《异端庇护所》第二卷的真正主角就是他。我相信,大多数读者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事实上,在我开始完成故事第一版的时候,我自己都未曾察觉到(这也是为啥我说作者都未必有权利诠释自己写的作品的原因)。

  迪莱多这个角色在故事里十分薄弱,他经常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

  1. 在弗莱格身边的时候,他就是个卫兵,更早时是个勤务兵,而在冒险时,他也不是带队者;

  2. 他从未得到任何女性的青睐,阿曼达利用他、欺骗他,事后还对他嗤之以鼻,奥拉显然也没对他有何想法;

  3. 他不像传统奇幻小说中的主角那样战功卓绝,事实上,他一到血拼就会发憷。

  毫无疑问,读完全篇故事的人会记住论战时刻的利亚德林,村落战中的利瑞齐;而即便在奥拉、沃尔、霍克、英普伦斯、克罗斯之间,迪莱多都显得极端弱势。可仔细回味下来,只有迪莱多的所作所为从未有驳初衷,也从未犯过杀虐。

  表面上,迪莱多期望哨箭能够回归统一,而他的深层愿望是不再有村民因为部族冲突而像他的双亲那样死亡,希望一切皆大欢喜——这个目的几乎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之后发生的各种事件可以说都是在迪莱多的心口拉刀,而别人又往往用“白痴”一词称他。这种种令他失望的现实,也为最后他伤重昏迷,不愿从梦境里苏醒打下了伏笔。

  但在他醒着的时候,在他不得不抛弃迷梦去面对现实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都指向自己的心愿。他可以抛弃憎恨,去跟随卓格里斯;他察觉卓格里斯的所作所为有驳初衷,又立刻逃离他的身边跟随弗莱格;最后,他将希望锁定在奥拉的身上。

  利瑞齐对他做了预言——可愿舍弃双翼,阻挡真实伤害梦醒,而他也确实如翅膀那样守护着奥拉这个连接哨箭三个派系的羁绊。

  再仔细回忆的话,会发现迪莱多出自本心的很多选择其实都不错。如果他不存在的话,哨箭归一的希望早已扑灭。比如:奥拉在故事开端就会被火烧死;一行人会因为没有放走霍克而前往跃马镇遭遇伏击;人质交换危机会导致夜枭和夜莺开战;奥拉最后可能死在精灵宝库。同样的,如果最终和卓格里斯决斗的人由奥拉换做迪莱多,也许……卓格里斯还活着。这么一个小小的螺丝,拧紧了整个庞大的机械。

  从作者角度出发,我猜不论是书里的普通人还是书外的大部分读者,一定不会对迪莱多有这样的感觉,会惊诧于我从个人角度出发,指出本卷的真正主角是这个人。但请仔细看完这篇评述回味一下吧。我想说的是,“希望”这个东西,当你处于顺境的时候是大体感受不到的,而当人们陷入黑暗,一颗星星的微光就能给迷失之人以慰藉,让他们得以撑过漆黑的绝境。

  在我看来,这个“异端”就是夜空中的一抹希望微光,夜莺所啼的对象(利瑞齐为什么拼全力救他,我个人觉得有希望不能死亡的寓意)。如果此刻你有同感,那么我非常享受这个角色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最后有一首歌非常适合迪莱多这个角色,我也特别贴来。


白梦の茧 ~Ricordando il passato~

词/志方あきこ 作编曲/志方あきこ


【啊,栖于欺骗深处,脆弱的灵魂啊,你在那无人造访的森林中,等待着谁到来呢?】

【被夺去羽翼的小鸟,静静闭上了眼睛】

【苦痛远去,没有人会再哭泣】

【温柔的白银之雾,轻轻地将一切环抱】

【睡吧, 睡吧, 静静地睡吧】

【在我讲述的故事里,你便可以自由飞翔】

【为了不让你的光辉黯淡,我要施展最后的魔法】

【为了不让真实所带来的悲伤,玷污了金色的美丽的梦】

【侵蚀小鸟的罪恶森林,在沉默之中朽逝】

【风中飞舞的花瓣,轻轻包围住苍白的脸】

【若解开那日重重的秘密,我便能将你救赎吗】

【睡吧,睡吧,静静地睡吧】

【在你创造的幻想中,我看到了爱】

【为了继承你的愿望,我不停呼唤你的名字】

【为了不被忘却的黑暗夺走你】

【睡吧 睡吧 静静地睡吧】

【可爱的人儿哟 静静地安息】


迪莱多(Diletto,意大利语里的大意为:我最爱的)发现了没,这个故事的很多梗和这首歌接近哟~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