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迷失的回声10.

  可一阵晕眩感偏在这要紧关头袭来。我的眼前忽然一暗,整个人随即失了平衡。

  毫无防备地,一记你但凡听过,这辈子就再也忘不掉的声音打我身体里头传来。那声音酷似石子落进池塘后的“扑通”声,只不过池塘换作你的血肉,石子被尺把长的钢钉调包。我被那声音惊得魂飞天外,等所有知觉复苏时,人已经栽落高台,趴到了地上。

  身上是吸口气都似剜肉一样的疼痛,海尔芬特却在一旁骂骂咧咧。我听他走到跟前,人就跟狗似的朝他抬起了头,可我目力所及之处只到他的膝盖,而这人根本就没有蹲下来瞧瞧我的意愿,他先是踢了我两脚,随后“呸”了一声……

  我痛苦地合上双眼,没想到耳边也跟着静了下来。一时间,四周静得吓人,既听不到海尔芬特的唾骂也没有鼹鼠崽子的动静,仿佛整个世界离我远去。等我再度能够听到、看到的时候,人已经被装进麻袋,扛了起来。

  “这是要死了吗?”我不由自主地想到。

  鼹鼠崽子们曾在私底下谈过麻袋的去向,他们一说地下堡垒里有个熔炉,被装进麻袋的小孩全都化成了灰;一说地底下有条水道直通大海,那些不幸的鼹鼠崽子全被海水卷走了;还有种说法更为惊悚——死了的小孩全被送进厨房,折腾摆弄成了一道道肉食……可是,我还没死啊!

  扛麻袋的家伙显然没把我当活人对待,他好似只捏着袋口,任我整个人沉在袋底。我的膝盖顶着肚子,袋子一晃,我便倒出一口气来。渐渐地,我又有了倦意,可我心里又十分清楚,这一睡恐怕真的醒不过来了。我就这么死掉吗?那倒是能少受点儿……罪?

  袋子外,扛我的家伙仍在迈着步子,我听着鞋跟敲打地面的声响,心里却越发感到不甘。

  我想,其他鼹鼠崽子恐怕正悄悄谈论着我的下场,他们八成都有些幸灾乐祸,不仅因为死的不是他们,还因为死的是个跟他们截然不同的精灵,一个刀子耳!这就跟我的父亲和母亲一样。他们死后无人关心死因,所有人只是一个劲儿地问我是不是成了孤儿,只想确认眼前的小孩是不是无主之物。

  只有我,只剩我还记得父亲一去不归,那夜有人欺负孤儿寡母!也只有我,能给父母讨回公道,让那些笑得开心的家伙遂不了愿,只要我活着!

  我开始挣扎,尽管痛得出不了声,又明知这恐怕无济于事,我仍抓着袋子试图从中解脱。这行径似乎惹恼了扛我的家伙,他抓着袋口的双手愈收愈紧,而只要这人发力抡起麻袋朝墙上或地上狠砸几下,我的努力便会化为泡影,可他突然顿住动作,连哈气声也骤然压低。

  我不自觉地安分了下来,隔着粗砺的布料,只听另一人由远处走来。又过了片刻,那人的脚步声在极近处停歇,扛我的家伙则瓮声瓮气地说了句:“大老板。”

  听到这耳熟的称呼,我起先怔了一怔,之后才想起刚被培铎送来时,掌柜曾提到这么个人。当时,他两度用这个称呼把培铎挡在了外头。换言之,那个在行会里很有分量的家伙就在跟前?

  我这么想着的同时,袋子外头的两人则聊了起来。

  “里头的小东西好像还活着吧。”被称作大老板的人开口问道。

  “这小鬼从高台上跌了下来,人都给钢钉贯了过去,我看他活着也挺受罪的。”

  扛我的家伙低声回应着,他语速极慢,好似每个词儿都斟酌了一番,而他话音刚落,大老板就嗤笑了两声。

  “海尔芬特一直说他手里的那批小崽子不堪造就?我倒是觉得,这人最近折腾得有点儿过火,你怎么看呢?” 

  “他……还是老样子。” 

  “不用装了,你们私底下怎么看他的我都清楚,把袋子打开让我看看吧。”

  很快,我被摆到了地上。有人解开袋口的绳结,随后伸手进来拨了下我耳后的头发。我无力地望了那人一眼,只见他穿着布有兽纹的袍子,俨然便是在训练场上瞥到的家伙。

  “居然是个漂亮的精灵幼崽,倒是挺稀罕的。”大老板说道。

  他托着我的两腋,把我从麻袋里拽了出来。我被带着了伤口,不禁蹙紧眉头合上了眼睛。他又换了个姿势,让我坐在他的小臂上,另一只手则绕到我的背后,一下下碰着那根钢钉。

  “知道这小鬼叫什么吗?”

  “他们都叫他刀子耳。”

  “刀子耳?”大老板再度嗤笑起来,他挪开触碰钢钉的那只手,又继续说道:“那可不是什么名字,那只是对精灵的蔑称而已。名字,不应单有字面上的意思,还应有更深的寓意乃至支配力,就像有些人的名字,你心里清清楚楚,却只敢使用代称,我说的对吗?”

  这话似乎考倒了另一个人,他吱唔了两声,愣是没吐出半个字来。大老板也没再说话,他绕过那人,带着我朝另一处走去。

  这一路上,我因疼痛、疲累,始终紧抿着嘴巴,可我心里却不禁想起了自个儿的名字——伊蔻•珀勒瑞斯。母亲曾说这个姓氏很好,因为珀勒瑞斯有北极星的意思,而满天繁星仅北极星始终悬于一处,可以为人指引方向。所以,北极星又寓意恒定的立场和不变的忠心。至于伊蔻这个名字,我知道它的意思是回声,但我怎么没跟父母问问这名字有何寓意呢?如今,他们不让我用自个儿的姓名……

  大老板最后将我带至一个暖和的房间,那屋子被根根羊角制成的壁灯映亮,屋角的浴盆里冒着氤氲的热气。我被放到一张长凳上,他挨着边上坐下,随后看着我问道:“忍得住疼吗?我要替你拔掉背后的玩意。”

  我侧身瞧向他,既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拿了条浴巾让我咬住,又叫我趴在他的腿上,随后便动起了那根钢钉。

  天啊!你绝对想象不到那是怎样的痛楚,那像在扯你的心脏,但不是痛快地给你个了断,而是慢慢慢慢地往外揪。更可怕的是,你还能听到钢钉在身体里刮过骨头、血肉的声响,那声音让人发疯想喊,而我,我咬着那条浴巾,死死地咬着。

  “淬魔匕首有两类刺客,一类是投奔而来的,另一类是长大后的小崽子。”大老板忽然说道,而他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就像他办得不过是浇花弄草的小事。

  “小崽子们会先由教官带着,之后会由看中他们的导师带到成年。这过程里头,有九成人活不下去,但那剩下的一成,会成为行会里的佼佼者。”

  蓦地,我感到扎在背后的东西脱离了身体,大老板随手把钢钉甩在地上,便开始坐着发笑。这令我费解的情形一直持续了好几秒,他才动手替我包扎起来。

  “这样吧,小东西,以后你就叫阿卡奇了。”

  他低头在我耳边说道:“我让你免于一死,你要如何为我效力呢?”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