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厄赛伦小短篇——噬人的山神(完)

  在遥远的西方,有座形如尖刀的高山,它的山峰直插云霄,住在山脚下的村民都叫它万极山。村民们时常上山取材、狩猎,可他们的足迹延至山腰处便遭截断。拦住众人的东西是座祭坛,那其实不过是个凿平的石案,但它供奉的却是噬人的山神。

  万极山的人祭延续了一年又一年。这一回,铁匠家的小儿子——罗尔来到了祭坛前,他已经在这儿枯坐了两天,带来的食物即将告罄,而今天又来了个娇滴滴的小女孩。那小姑娘坐在祭坛上,双手揉着眼睛哭个不停。

  罗尔被这女孩给哭烦了,他原本不想理她,毕竟他也没大这女孩几岁,可这女孩就是一个劲儿的哭哭啼啼,像是要烦到他跟着掉泪,害他丢了男子的骨气。被烦透的罗尔上下摸索了一通,他什么也没找着,最后只好把自个儿的袖子送了过去,那女孩的眼泪和鼻涕沾着他半边衣袖,他嫌恶地啧啧嘴道:“你们女孩就是会哭,哭有什么用,你叫什么?是哪家的小孩?”

  小女孩抽噎了半晌,终于疙疙瘩瘩地说道:“我叫希美,我的爸爸是木匠。”

  “哦,原来是木匠啊,你们家有棵无花果树,我去偷摘上面的果子,你的老爹抓起锤子就追,后面还跟着狗儿,我回头看见个大姑娘双手叉腰,可没见过你这个小女孩儿。”

  “我的身体不大好,大人们不让我出门。”

  “他们不让你出门,倒舍得把你送到祭坛来?”罗尔不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懂了,肯定是你这个爱哭鬼把家里人全都烦透了,他们才不要你。”

  “我不是什么爱哭鬼!”叫希美的小女孩抗议道。

  罗尔不理她,只是一个劲儿地扮鬼脸,嘴里反复地唱着爱哭鬼。希美涨红面孔憋了半天,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瞧,爱哭鬼又哭了。”罗尔取笑道。

  希美喊了句“你才是个讨厌鬼”,又揉着眼睛嚎啕大哭。罗尔见她哭个没完没了,不禁着了慌。

  “别哭了,别哭了。”他又把袖子送上去。

  希美别过头继续嘤嘤哭泣,罗尔没有法子,他鼓着腮帮坐到了祭坛上,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瘪了的包袱。那包袱里只有半张饼,罗尔拗了一小片放到嘴里,就着唾沫慢慢地咽,咽着咽着,他忽然扑索索地落下泪来。

  “你怎么哭了呢?”希美吸着鼻涕问道。

  “哪里有?”

  “泪珠子都掉到饼上啦!”

  罗尔哀叹了一声。

  “大伙儿说我只会捣蛋,一点儿用处都派不上,家里缺钱,就把我送到这儿来了,可我在这儿坐了两天都没见着山神,昨天家里人上山来看,他们没想到我还在,也没给我带吃的……”

  “原来你吃的不多啦,我这儿有很多。”

  希美把自己的包裹递了过去,里面是烤成金黄色的小甜饼。罗尔忍不住捻了块饼干放到嘴里,那酥脆的口感让他更加失落了。

  “你家里人待你真好,我就只有黑面粉掺野菜做的干饼子,他们就想山神吃了我,留下金子给他们……”

  希美张大了嘴巴,过了一会儿,她也跟罗尔一样垂下了头。

  “可我也被送到这儿来了……来这儿前,母亲还跟我说了个故事……”

  “什么故事?”罗尔好奇地问道。

  希美抿紧了嘴唇,她搅着扎包裹的细绳,直绕到绳子缠了指头四五圈,才开口讲话。

  “那故事说有座城市好得不得了,人人都很幸福,可那边的地牢里头却关着个小孩,他吃睡便溺全在里头,天天又冷又饿,但就是没人带他出来。”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神明说其他人的幸福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让那个小孩承担不幸,如果那小孩舒服了,其他人就要遭殃……”

  “只一个人不幸,就能让大伙儿都幸福?换我也会把这小孩关在地牢里吧……”罗尔又鼓起了腮帮。

  “你同意这么做?”

  “同意啊?难道有更好的办法?”

  “可你不觉得这不公平呐?凭什么那个小孩就该不幸福?”

  “因为……没有人想不好过吧?”

  “对呀!所以大家凭什么强迫他,不管他愿不愿意呢?”

  “呃……也许这小孩本来就愿意……比如我就挺愿意的,家里人都嫌弃我,见我就烦,可要不是国王突然征重税,交不出钱就要抓人砍头,他们也不会把我送来跟山神换金子。”

  “原来国王也跟你们要钱!”希美抬高了嗓门。

  “我的姐姐才嫁人,要是交不出钱,她就要变成小寡妇……”罗尔叹了口气。

  他回头瞧见希美又掉了眼泪,忙伸手替她擦拭泪痕。

  “你别哭,你别哭,我可怕了你了。”他边擦边说道。

  “你自己还掉眼泪呢!却不叫我哭。”

  “那我也不哭,其实我前两天就来这儿了,我不好受,是因为好像连山神都不要我啦!”

  “你来这儿两天了?”希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山神大概不喜欢捣蛋鬼,只喜欢听话乖巧的小孩……”

  罗尔的话音刚落,祭坛上方的山崖处就传来了异响,听起来像什么东西踏着冰结了的土地下来了。罗尔忍不住浑身发颤,希美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他们惊慌无措地瞧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一会儿,一个人出现了——那人做异族打扮,她披着鲜红色的斗篷,腰旁挂着剑和长笛,她还背了个大包袱,一把鲁特琴从包袱里露了出来。

  “上面那鬼地方真是冻死人,这边总算好多了,你们两个小孩知道这里是哪儿吗?”那人走上前问道。

  她肤色白皙,兜帽里露出金色的发丝,一双眼睛是罗尔从没见过的翠绿色。罗尔转头瞅了瞅希美,这小女孩躲在他的后面,就露出一只眼睛朝外张望,而他无处可躲,只得硬着头皮回答道:“这儿是万极山。”

  “万极山……”那人仰望山峰,嘴里嘀咕起来。

  罗尔见她面露困惑之色,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啊?你怎么敢跑到那上头?”

  “嗯哼?这上面不让去吗?那为什么你们就好呆在这儿?”

  “这边是山神的祭坛,上头是山神呆的地方……可没人敢上去招惹山神。”罗尔答道。

  “你是山神吗?”希美跟着问了一句。

  “我可不是什么山神。”那人笑了起来。

  她拍了拍挂在腰旁的长笛道:“我是个四处旅行的演奏者,别人都叫我诗人。既然你们说这里是祭坛,那你们两个小孩怎么敢呆在祭坛边玩呢?”

  “我们才不在这儿玩呢!我们给家里人送来当祭品了。”罗尔鼓起了腮帮。

  “祭品!这边的山神吃人?”

  罗尔点了点头。

  “你们亲眼看见山神吃人了吗?”

  罗尔不自觉地朝希美看了一眼,那小女孩也在瞧他,然后跟他一道摇了摇头。

  “为此说,山神吃人都是你们听说的?你们其实也没见过山神?”

  “差不多是这样,可被送来这儿当祭品的,都没有活着回去的。”

  “喔?能说说你们都知道点儿什么吗?”

  “大人不让我们跟外头人乱讲。”罗尔回答道。

  诗人笑着坐到了祭坛上,她把挂在腰旁的笛子握在手里,又轻轻弹掉沾在上头的冰渣。

  “如果你们告诉我实情的话,也许我能帮助你们……”她说道。

  罗尔看看她,又看看希美,终于把掖在肚子里的话倒了出来。

  “听大人们说,以前有怪物从山上下来,到村里害人,祭祀山神就是从那时开始的。送来祭坛的人第二天就剩骨头,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祭品整个人囫囵不见了,祭坛上却留了一堆金子……大家也开始唾弃起祭祀来。”

  “嗯,从为了大多数人选出牺牲,到变成收受山神的贿赂,让自己人送死,这人祭确实当被唾弃。后来,这里的祭祀就从村里的公事,变成大伙偷偷做的私事了吧?”诗人嗤笑着问道。

  罗尔咽了口唾沫,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答道:“不是这样的,大家也是被逼无奈……”

  “才不是呢!商人就是为了钱把莉莉变成金子的,我的好朋友就这么不见了!”希美插嘴道。

  这话让罗尔哑口无言,诗人又转而对希美问道:“他说的被逼无奈是什么事呢?”

  “国王对我们征重税,交不出钱就要抓人砍头!”

  “而山神偏偏一直不来。”罗尔跟着嘀咕了一句。

  诗人大笑着站了起来。

  “你们的国王看来是听说了点啥,他做的事可是跟你们的山神争食儿吃呢!要是这两个家伙见了面会怎么样呢?”

  说着,诗人把笛子放到了嘴边,一首悠扬的旋律随即响彻了山林。那曲调罗尔头一回听见,只觉得好听得无法形容,忽然间,一片阴影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罗尔抬起头来,只见一条黑色的巨龙飞了下来,它拍击翅膀带起强风,诗人身上的红斗篷像旗帜似的随风而扬。不一会儿,巨龙落到了祭坛上方的坡地,它冲他们伸长了脖颈,罗尔吓得捂住了眼睛。

  “小小的小矮人啊!”一个闷雷似的声音从祭坛上头传来。

  “你竟敢把我从休眠中吵醒!不过,看在你的笛子吹得不错的份上,我可以宽恕你的无心之过。”

  罗尔微微松开手指,他透过指缝朝外张望,只见巨龙的鼻尖几乎快要碰着诗人,而诗人则仰着头,脸上毫无惧色。

  “我并非为了怡情才在此地吹奏,我是因为心里困惑想同山神讨个说法,这才吹响了笛子。”

  “喔?你这小人儿的勇气不小,嗯……看这身打扮,你不是这儿的人,我倒是好奇你有什么疑问?”

  “听您刚才那句话,这个祭坛供奉的神明就是您啦?您早先为何留下牺牲的遗骸,之后易之以金钱,此时又将你的祭品弃置不顾呢?”

  黑龙喷响了鼻息,那举动像对诗人的疑惑十分不屑。

  “这里的愚民原本祭祀的就是几只食人妖,既然那又丑又肥,连东西都吃不干净的蠢货都能接受供奉,我为什么就不行?我宰了它们,而我比它们可好多了!对那些送来牺牲的愚民,我都留了钱作为补偿。”

  说着,它伸长舌头舔了舔匕首似的尖牙。

  “啊!最近的供奉突然多了点,我的宝库差一点儿被搬空,嗯……太饱了,太饱了,现在我又有些困了。”

  “原来如此,十分感谢您的回答。”诗人说道。蓦地,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愁容。

  “我不是想要惹您不快,不过,您现在食饱而眠,恐怕一觉醒来,这个祭坛就再也没有祭祀啦!”

  “什么?比起那些丑陋的妖怪,这些愚民不该更加畏惧于我吗?”

  黑龙一甩尾巴,又把脖颈伸向罗尔这边。它张开血盆大口,罗尔看着那布满尖牙利齿的大嘴,顿时抱着脑袋缩成了一团,希美则尖叫连连。

  “您倒是误会村民们的忠心了。”

  诗人的话令黑龙调回头去。

  “您之前不是说最近供奉过多吗?瞧您不过打了个小盹,祭坛上就多了两个牺牲,这么勤快的献祭,都害得您的宝库差点见了底,可见村民们有多么敬畏您啦!”

  “那他们为什么要停止供奉?”黑龙问道。

  诗人脸上的表情由愁闷转为悲戚。

  “您拿钱财补偿村民本是出于好意,可他们的国王却觊觎您的财富,那昏君迫使村民争相献祭来为其敛财,要不就要把村民的脑袋砍下!村里的人都死绝了,哪来的供奉?”

  原本瑟缩着的罗尔,听诗人这么夸大其词,不禁怔愣地朝她瞧去。

  “简直荒唐!”黑龙发出了咆哮。

  “可不是嘛!”诗人摊了摊双手,她继续说道:“那昏君根本是在窃取您的财富,他拿些钱财倒也罢了,可他还夺您的子民,真是贪得无厌!他同那些吃相丑陋的食人魔有什么差别,又有什么资格在人间称王!”

  “这贪婪的人类真是该死!”黑龙切齿道。

  “这国王何止贪婪,他根本是包藏祸心!您想,他为了几个子儿便要逼死自己的子民,等他敛够了财,充实了军队和武器,不就要对您不利了吗?那时,您没准还在猜忌着村民怎么不供奉了,他倒好,谋害了您啊,还能把自个儿的罪孽全算到您的头上,赚个为民除害的好名声!还有,那些野蛮的君王最爱把人呐,猎物的脑袋吊起来炫耀,那时……”

  诗人的话尚未说完,又是一阵强风在祭坛上刮起。黑龙拍打着翅膀,咆哮着朝山下飞去。

  “看样子你们的山神去找国王的麻烦了!”

  诗人望向黑龙所去的方向,抬手在额前搭了个“凉棚”。

  罗尔和希美互看一眼,呐呐无语。

  “黑龙没准还会回来,快回村子告诉大伙儿山神的真相!”诗人转身向他们伸出双手。

  罗尔点了点头,他紧拽希美的小手,和她一起朝山下奔去。诗人目送他俩,嘴角浮上了微笑。

  万极山的人祭其实就是个荒唐的闹剧。

  ——恶龙不事生产,他的财宝本就夺自王国。

  ——村民们心有贪念,靠献祭同胞获得钱财。

  ——国王为了敛财,不惜大肆收剐民脂民膏。

  这事儿说穿了,就是个偷儿和偷儿的故事,他们的财富从一方传至另一方手中,维持着巧妙的平衡,可叹人的贪婪却胜于巨龙的肚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