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迷失的回声11.

  这问题令我措手不及,全然不知该如何回应 ,而他不过拍了拍我的脑袋,便起身离开了房间,仿佛对我的答案浑不在意。

  就这样,我被留了下来,且有了个安逸的小窝疗伤养病,但身体闲暇下来后,我又开始思绪连篇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之所以获救纯是某人一时兴起所致,因为自从离开这间屋子后,大老板就再也没有踏进来过。每天,都是穿着黑衣的家伙定时带着吃喝和热水而来。他们会清扫房间,离开时反锁房门,一句话也不同我说。

  是的,我被孤零零地锁在了此地。这处境和前一阵子相比,不过是从肮脏的鸡窝挪到了精巧的鸟舍中罢了。而我本该同父母踏上远赴艾拉达的旅途,去往那个传言中四季如春的地方啊!

  为何我非得沦落此地,失去自由不可?那天闯入我家的两人究竟是谁?他们去了哪里?

  这些疑问和着身上的伤痛,只搅得我心烦意乱。这时,穿黑衣的家伙又来了,我便同她讲话,一个接着一个地抛出问题,可她充耳不闻,只顾忙着自个儿的事情。我的怨气越积越多,终于歇斯底里地发作起来。

  一个个近在手边的东西都往她的方向砸了过去。盆子落到地上,碎了,她竟没有注意到,杯子敲到了她的小腿,她这才回头朝我而来。我够着她,拽着她的衣角问她怎么一句话都不肯回我。蓦地,她冲我张大了嘴巴,而她嘴里的景象顿时让我心中一寒——这人根本没法说话,她那根舌头只剩点儿碎肉啦!

  我抓她衣角的手落了下来,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她同样听不着声音。就在这时,数日不见的大老板突然推门而入,他瞅瞅我俩,又瞟了眼碎在地上的盘子,随后挨着我坐了下来。

  “你看来恢复得不错。”

  他拍拍靠枕,示意我继续躺下休养,而那个出不了声的女人则又埋头清扫起来。我怔怔地看着她,嘴里不觉喃喃道:“她嘴里……她耳朵……”

  大老板微微抬高两腿,以便那女人扫掉脚边的瓷片,接着,他又冲我问道:“你前面在跟静谧者闹着玩?他们听不见也说不了的。”

  “静谧者?”我困惑地重复道。

  一声蔑笑忽然自耳畔响起,紧接着,我便感到脖子上传来了另一人的温度。

  “你不知道什么叫静谧者?这我倒能马上告诉你。”大老板说道。他的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我的声带,动作轻柔至极,而他的神情却冷得像冰。

  “他们都是些叛逃行会的刺客,本应就地处死,可他们愿用一切换自个儿一命,于是我们便毒烂他们的声带,刺穿他们的耳膜,让他们在行会里做些最下层的活计生存。简而言之,静谧者就是群……奴仆,唔……或许更近似于猪狗。”

  我听大老板跟毒蛇似的吐出一连串冰冷、恶毒的句子,人就跟冻住似的做不出任何反应。他挑了下眉毛,突然起身拽住了还在清扫屋子的静谧者,然后当着我的面把那女人的脑袋按在了矮桌上。

  “嘶啦”一声,眼前的黑衣被扯出了一条豁口,女人那青白色的背脊从豁口中跳了出来,大老板捞起桌上的烛台便将烧融的蜡油倒了下去!

  “瞧,就是这样的猪狗,能找他们发泄,能拿他们做范例,只要不出人命……”他将烛台往桌上一搁又扭头跟我说道,那语调竟跟刚进门时一模一样。

  倏忽间,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站着个人在悲鸣求饶,可事实上,周围静极了,静谧者只是捂着面孔瑟瑟发抖,不发一丝声音,大老板也没有其他举动,他就冷冷地看着我,直视着我的眼睛。我一下子把眼睛闭了起来。

  过了片刻,有股淡淡的蜡油味钻进了我的鼻孔,有人又挨着我坐了下来。

  “怎么样,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吧?那么换我问你几个问题吧?都是些很简单的问题,你只要答‘是’或‘否’就行,点头或摇头也成,不过要是你打算假扮静谧者的话,我就让你得偿所愿。”

  我蓦然睁大双眼,只见大老板的面孔近在咫尺,神色慵懒,那个静谧者则拉着衣领蜷在后头。她那双不知所措的眼睛里亮莹莹的,像是要哭却又不敢哭出声。对了,她根本就出不了声,而她就是我的范例,我若拒不回应的下场?

  “那么,第一个问题,你不会对我撒谎对吗?”大老板开始问道。

  我本能地点了点头,他奖赏般地抚了下我的头顶,顺手把我额前的碎发整理到了脑后。

  “你的额头挺漂亮的,适合全露出来,会显得人很聪明……你会精灵语吗?包括读和写。”

  第二个问题来了。我有些费解地点了点头,不明白大老板究竟想从我这儿得到些什么,而这次的回答让他本显得慵懒的神情有了些波动,像多了几分重视之色。

  “我听过一个秘闻,精灵语里的‘谎言’原本是指眼睛的一种颜色,‘你说谎’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你的眼睛变成了焦黄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