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三章(15)

  晨光驱散夜幕,带来崭新的一天。

  在小镇贝苑的旅店客房里,伊蔻拉开窗帘,让明媚的阳光落至身上。他在窗边立了会儿,居高临下地观望街景。不久,他又一身齐整地下了楼。而此时,店堂里尚无几人,除了柜台后站着个哈欠连天的招待,就剩个宿醉的顾客歪在屋角打鼾。

  伊蔻叫了餐饭,选了靠窗的位置慢慢品尝,那硬梆梆的面包和几片干瘪的萝卜实无嚼头可言,但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些吃食上,他尚在等人——那个叫罗瑟琳的女人说好今天会安排马车去接肖恩。

  说起来,他跟赤郡的这位白麻雀好像有点儿闹僵了。在昨天的接触中,罗瑟琳跟炫耀影响力似的带着他见了一大帮人。他们中有的从事手艺活儿,但多数人都是表演者,并以罗瑟琳为领袖,而那女人实则只是接头人的代理。据众人说,赤郡原先的接头人因身体抱恙,早将白麻雀的事务甩给了养女,也就是被他们交口称赞的罗瑟琳。说到底,他们就是劝他不要计较那姑娘的身份。

  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些虚名,能管事的人是罗瑟琳也好,还是那个叫扎赫的也罢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罗瑟琳明显想干点儿多余的事情——拿肖恩当幌子把白麻雀的影响力做大。也许白麻雀最终会成为公众的“意见领袖”,但一个行会,哪怕只拥有影响选民的潜能就足以令政客不安了,而罗瑟琳的野心似乎还不止于此,她会不会反让艾拉达背上包袱?

  昨天,他数次婉转地表示不宜把肖恩的事情闹大,为其讨回公道并护其周全才是要务,而罗瑟琳却多次曲解他的发言。如果他还叫阿卡奇,他恐怕会用一窜下流话来耻笑这女人的野心,但现在情况变了,他无权让伊蔻这个身份染污。

  伊蔻下意识地顺了顺头发,又将思绪拉到了艾拉达。那地方的节庆颇多,春祭过后,收留他的那户人家该为夏季的花车会忙碌起来了吧?而赛勒那边是否已经得到暗灵提供的情报了呢?那个叫阿斯图特的商人应该不会食言吧?

  蓦地,他皱起了眉头。那个暗灵的高阶成员,那个阿斯图特•里查曼好似说过会给他安排个帮手,而那所谓的帮手会不会正是罗瑟琳?一如毒蝎佐伊化名阿历克斯还当上了白麻雀在德斯坦的接头人?

  伊蔻正想的出神,突然间,一阵东西倾覆和有人跌倒的惨嚎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他朝声音的源头瞧去,只见有个打扮入时的青年正泪汪汪地揉着脚踝,而他的脚旁则倒着把椅子。不远处,旅馆招待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那青年像从这笑声中听出了侮辱的意味,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拉大嗓门喊道:“哪个家伙摆的椅子?”

  他这一开口,伊蔻便因他嗓音耳熟又朝他瞧了过去。此刻,青年的面孔涨得通红,伊蔻从那形似灌肠的厚唇上,一下认出他是前日入会的新人,名字好像叫盖普•沃迪。

  “这是谁摆的椅子?没管事的人吗?”盖普见没人回应自己又嚷嚷开了。那刺耳的声音让柜台后的招待耸了耸肩膀。

  “你有手吧?不会自个儿挪挪椅子?”

  “什么?它绊着人了,绊着我了,还有你这什么口气?城里就没这种事。”

  “那您该回城里,别来这乡下地方。”

  “生生眼睛吧,小子!”原本蜷在角落里打鼾的家伙也掺合了进来,帮着那招待一起奚落盖普。

  伊蔻见盖普在两人的言语夹击下开始语无伦次,不禁回想起他在入会仪式上的尴尬表现来。那副涉世不深,空有报复的腔调或跟他家境不错,生活安逸有关——据说他的父亲投资有方,在赤郡拥有多处房产。像这样家境殷实的人何必要加入谐音,当个白麻雀呢?做个享乐的富家子弟,往后再托关系谋个闲职不好吗?

  盖普猛地捶了下桌子。

  “你还没搞清除自己站在哪儿吧?”他气急败坏地威胁店员道。伊蔻听了这句话立刻站了起来。

  “盖普,过来!”他挥了挥手。

  盖普扭头看到他,像终于找着了脱身的借口,他不顾旅店招待在背后发出讥讽的嘘声,快走几步到了伊蔻的跟前。

  “你好,呃,怎么称呼……”

  “叫我伊蔻。”

  “罗瑟琳还在这边吗?出事了!哎,我傻了,跟你说也一样!”

  盖普忽然附在伊蔻耳边低声道:“军方昨晚把退伍兵带走了,不知道什么打算。”

  “消息可靠吗?”伊蔻露出了怀疑之色。昨天,他刚看过肖恩的档案。这人之所以受到军队的苛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所作所为惹毛了上层——为了替自己的战友请愿,肖恩曾跟相关的负责人发生过肢体冲突;为了抗议军队的新法案,他又一度在人流如织的集会上激情演讲。可军队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带走了那人?

  伊蔻的身旁,盖普像赌咒发誓一般,边比划边解释着他的消息来源有多么靠谱。伊蔻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作解释了,接着,他又对盖普问道:“只有肖恩一人被带走了吗?”

  “他们还要搞谁?”

  就在这时,罗瑟琳带人踏入了旅店,伊蔻见她身后跟着个身穿黑色罩衣的精灵女性,不禁发出一声轻咦。罗瑟琳看见他后,抬手指了指楼梯。

  “去楼上,你的房间谈。”跟着,她便带着那女精灵当先走了上去。

  伊蔻看着那两人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早先见着肖恩的时候,那退伍兵已处在崩溃的边缘,军方当时的态度也像在等他自生自灭。是什么改变了局势?就因为白麻雀吗?那军方的嗅觉未免太敏锐了点儿。还是暗灵在背后刺激本已对肖恩弃之不顾的军方,同时也迫使他们这群白麻雀为了保住肖恩而更深地卷入事端?

  暗灵的所作所为,显然是要搅浑赤郡政坛这个池子。估计下一步,他们就准备浑水摸鱼、安插人手了,而这局势是罗瑟琳期待的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