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hsdlihc

有始有终地做一件事——奇幻

第三章(16)

  到了楼上,那个被罗瑟琳带来的女精灵出人意料地没进房间。罗瑟琳同她低语了几句话,安排她在门外把风后,才慢悠悠地跨进屋子。伊蔻见她反身关了门,强压下满心的焦虑问道:“是坏消息吗?”

  “是的。”罗瑟琳整了整衣摆,随后踱步至长凳边坐下。

  她那幅好整以暇的模样,让伊蔻越发烦躁不安起来。可面上,他却比之前冷了几分。

  “刚才盖普跟我说,肖恩被军方带走了,是这回事?”伊蔻瞥了眼盖普道。

  “不止,有线人告诉我,他们还带走了你的向导——杜拉格。”

  “老天!”盖普在一旁张大了嘴巴。他的这声惊呼唤来了片刻寂静,伊蔻和罗瑟琳就如准备角力的两只山羊,直瞪对方的眼睛。

  “肖恩没什么过错,而他们也没必要带走杜拉格,是杜拉格硬跟着去的吧?”伊蔻缓缓问道。

  罗瑟琳避开了他的直视。

  “你猜中了。他们不是因为肖恩犯了哪条法律才抓走他的,而是带他去做伤残鉴定,好合理地施以救助。而你的向导听他们这么一说,便自称是肖恩的私人医师,硬是跟着过去了。”

  “你提到的‘合理’是不是别有含义? ”伊蔻又问道。

  “这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有些病不带来肉体上的伤痛,却能令人彻底崩溃,而其公认的合理疗法,就是让病人与世隔绝……”罗瑟琳再度朝伊蔻瞥了过来。

  她那意有所指的神情让伊蔻忽然感到胸口一窒。很明显,这女人在暗示他得过那种病,他蓦地联想到了自己在艾拉达的经历——那疯了将近半年,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的往昔。

  从某种角度而言,他那疯狂的根子从亲生父母离世的那刻起就埋下了,按照赛勒和艾格的说法,此前,他之所以毫无异状,全因德斯坦那危机四伏的外部环境迫得他无瑕胡思乱想,而枢纽会对他的管制和隔离,则不幸为那疯狂提供了在心里滋长的机会,最终让他彻底崩溃……

  “是什么病啊?”盖普不合时宜地插嘴道。

  伊蔻叹息着将思绪拉回到现实中。“他们想把肖恩当疯子处理。因为疯子的话不作数,再把人往病院里一关就万无一失了,到时我们即便能见到肖恩,恐怕他也真的疯了。”

  顿了顿,伊蔻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低声道:“我也许该感到庆幸……”

  “怎么?”罗瑟琳露出了好奇之色。

  “杜拉格确实是个顶尖的医师,他手上的那张黑金执照可没几个人有。”伊蔻有些不确定道。

  记得刚到赤郡的时候,他俩本被拒之门外,那守备军却因瞧了杜拉格的黑金执照而破例给他俩开了通行证。这或许仍跟暗灵的安排有关,但这也足以证明杜拉格手上的那张东西确有份量。

  据他所知,仅科罗纳才产的黑金矿每年只有少量配额输往北方四国的其他三国,也因此,木法城才将黑金箔制成的法师执照授予万里挑一的施法者。那每张东西甚至还有编号可查,应该能唬人一时吧?

  伊蔻的话令罗瑟琳沉思了一会儿。

  “原来是这样。”罗瑟琳忽然开口道。

  “私人医师的诊断结果要是同军方的截然相反,那按照这边的法律,事情就可能被拖下去了。问题是,黑金执照不过证明了杜拉格是个受北方四国保护的施法者,他的医师资格却未必受赤郡认可,对方迟早会凭这点把他从肖恩的身边赶走。到那时,我们免不了还得用激进的手段处理这件事。”

  “激进的手段?”

  “以淬魔匕首的名义。”罗瑟琳站起来道。

  伊蔻沉默了一会儿。他侧头看了看盖普,那青年的脸色好像突然变苍白了,那张像灌肠的嘴唇也似褪了色。他又将视线重新挪到罗瑟琳的脸上,跟着问道:“为什么是淬魔匕首?”

  “请容我解释一下,淬魔匕首的名气大家都知道了,不幸的是,近年来,他们在南方的经营状况不佳,毕竟一个和平、富足的国家不需要供养那么多的刺客。为了谋求出路,他们便想到北方寻找机会,而现在正替我们把风的‘毒藤’女士便是其中的一员,我们完全可以仰仗他们把肖恩带回来,顺手把事情布置成军方的罪过,而就算事情败露,替雇主背负骂名也一直是淬魔匕首的服务项目。这点,想必你很清楚。”

  “不,我不认为我们能完全撇开关系。”伊蔻斩钉截铁道。

  “不到情非得已的地步,我不会同意借刀嫁祸军方这个点子。”

  “那你是有什么主意了吗?”

  罗瑟琳似乎有点儿气乐了。她微微张开双臂,别在耳鬓的饰羽也好像朝上翘了翘。伊蔻不看她那幅挑衅的面孔,他转头对盖普问道:“有什么花钱的办法让杜拉格的医师资格受赤郡认可吗?”

  “有有有,我知道有个人!也花不了多少钱!”盖普连忙答道。

  另一边,肖恩和杜拉格已被安置进了专为军人开设的医院。此时,两人正同处在一间病房内,肖恩瞧着粉刷得洁白如雪的墙面,讷讷道:“这地方过去只有少尉以上级别的人才能来。”

  他那副得了丁点恩惠,便忍不住感激涕淋的神情让杜拉格烦躁地敲起了桌面。

  “你相信那伙人会突然给你献殷勤?我觉得你该拒绝那些家伙,马上回家!这里头肯定有诈!”

  “不,不!那样行不通,他们巴不得我临阵脱逃,那他们就有理由称我诽谤军队了。现在有你在,我想他们不会太乱来,也许他们是真的想弥补些什么?”

  “你被他们这么坑害,还指望他们会突然悔过?噢,该死,那个绿眼怎么还不做点什么……”杜拉格嘟哝道。

评论

热度(6)